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news > 文章 当前位置: news > 文章

元宇宙拯救VR/AR创业者?我们离钢铁侠的眼镜至少还要十年

时间:2021-12-18 10:39:3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https://view.inews.qq.com/a/20211216A0A2VK00

图片
作者 | 叶蓁 编辑 | 康晓
出品|深网·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曾短时间内大起大落、五年前被资本冷落跌入低谷的的VR风口和创业者,因为元宇宙的风口再次被追捧。
“字节今年6月份布局VR,当时Oculus Quest2大卖,决定ALL IN投入,8月份并购案落定。字节的逻辑是这个市场一年内发生了十倍的变化,再让它发生几百倍的变化,它就能吃掉这波红利,但这是互联网的收购逻辑。”一位投资人告诉《深网》。
Oculus Quest系列已经成为全球VR头显设备市场上最具标杆性的产品。2021年8月,字节收购pico,这桩国内VR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传言金额高达90.59亿人民币。据了解,Pico是专注VR一体机的研发销售企业,之前的控股公司是歌尔。
11月中旬,险峰K2VC在北京组织了一场元宇宙沙龙,投资机构,贝壳找房,58同城、字节、还有其它大厂来的相关业务员工,VR和AR创业者,因为来的人太多,原本不大的会议显得局促起来。这个沙龙是当下元宇宙热的一个现实折射,投资机构闻风而动,大厂纷纷入局,VR和AR创业者再次受到资本追捧。
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至今,全球AR/VR相关融资事件共58起,募资总规模达到约144亿元人民币。2020年同一时期内,相关投融资事件共有49起,但募资总规模仅有当前的三分之一,约为49亿元人民币。此轮投资热缘风起于大洋彼岸。10月29日,Facebook宣布正式更名为Meta,目标是在10年内让元宇宙覆盖10亿人。扎克伯格相信元宇宙(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是互联网的新篇章,也是Facebook的下一章。
红点创投中国基金创始人及主管合伙人袁文达认为,元宇宙概念的兴起源自于技术和需求的变化。从PC到互联网,再到智能手机,过去20年中每一次新时代的开启,背后都是人机交互方式的变革。
但资本短期带来的狂热,并无法改变VR/AR行业相对漫长的落地应用周期。
拯救被遗忘的赛道
“这一轮领头的投资机构刚刚签了B+轮的TS(投资意向书),三方尽调驻场几周,估计月底就能搞定,现在跟投方案还没定,有好几家投资机构要投,还没确定让谁跟。”张道宁确确实实感觉到了资本的热情。
张道宁,NOLO VR创始人兼CEO。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9 年互联网及嵌入式系统研发经验,曾担任 Google 创新项目的负责人;在IBM中国研究院参与研发下一代物联网中间件BlueLink。目前,NOLO已积累来自全球的70个国家的10万用户。
2015年,张道宁创办NOLO VR。那一年,O2O创业潮如火如荼,科幻迷张道宁并没有选择互联网模式创新的创业,而是选择了硬核技术创业。“当时我做的太早了,我做VR手柄,那时候我的手柄做的很好,但世界上并没有很好的VR头显,当时最能搭载我们的就是冯鑫的暴风魔镜。”
在张道宁看来,“那一拨VR的热潮是2015年和2016年,到2017年整个行业已经变冷,2018年算是平淡,到2019年随着quest1的发布,整个行业才慢慢起来的。”
VR领域曾经经历过第一次热潮,缘起于Oculus。
早在2014年3月,Facebook收购VR硬件设备公司Oculus,由此切入VR硬件市场。当时Oculus推出了一款名为Rift的消费级产品,作为台式电脑的交互外设推向市场。但那一时期,因显示技术的不完善也使得用户出现眩晕、疲劳等不良体验,因此VR的风口昙花一现,只出现了一年,最后便坠入低谷。
在张道宁看来,VR产品形态的发展可以分成三个阶段:HTC为代表的PCVR类似家庭影院;Oculus Quest2为代表的VR一体机,类似于耳麦beats,但尺寸太大是硬伤;第三阶段:魔镜+戒指,类似于airpods。而NOLO公司就专注于魔镜+戒指的研发。
图片
2021年8月,字节收购pico,这桩国内VR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这桩收购,为国内元宇宙热添柴加火,北京灵犀微光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郑昱也感受到了资本的温度。
“我们的B轮融资也快close了,比我们早期融资顺畅很多”,郑昱说,“天使轮融资是最难的,一是没人能看懂这件事情,二是没有人相信我们能做出来。直到遇到和君资本刚从硅谷回来的一个投资人,聊了一个小时后,就决定要投我们。他告诉他的合伙人,这个项目必须要投,越长期越有价值”。
郑昱,毕业于北京大学量子电子研究所,2014年创立灵犀微光 ,并带领团队成为国内首家研发光波导技术,解决AR(增强现实)显示核心瓶颈,官方称是国内前三的AR硬件公司。
郑昱非常喜欢星战系列,是一个非常资深的星战迷,“我买了一套可以玩VR光剑的Quest2。刘慈欣有一句名言:人类的未来要么是向外,走向星辰大海,要么就是向内,走进虚拟现实。VR是纯虚拟的,而AR可以融合现实,令更多人感受到宇宙的震撼力,这正是我想要做的。”
路线之争
如今的苹果、微软、Snapchat等大厂都在不遗余力的布局AR终端市场。
现阶段市面上的AR眼镜主要分两类。
一类是主打轻薄、便携的AR眼镜,功能较为单一,外观形态与普通眼镜接近,如North focal等。
第二类以微软的Hololens为代表,内置主控芯片、SLAM算法、多个深度摄像头等,有手势交互和环境追踪等功能,但是体积庞大且笨重,主要是以头环、头套和头盔等为主的形式。
AR终端市场迟迟未有一款颠覆意义的产品推出。对此,一位AR领域的资深人士表示:“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大厂仍在纠结还没有一款符合‘标准’的光波导元器件问世。在光波导模组标准尚未确定之前,各家对于衍射和阵列波导的争论不断。”
郑昱介绍:“光波导现在有三个技术路线,几何阵列光波导、浮雕光栅波导、体全息光波导,这三个路线对比产生了很多争论。”
目前微软、Magic Leap等大厂先后投入衍射波导行列,这令更多创业企业决心跟随大厂步伐。
向左还是向右的问题,对郑昱来说,没有造成太大困扰,因为灵犀微光三种技术线路均有所涉猎。
“从2019年开始自建产线,从技术研发向产研一体升级,在二维扩瞳和扩大eyeBox方面取得了重要的突破,在几何阵列波导的产能和良品率方面都有巨大的提升,下一阶段有望将单个光学模组的价格从千元进一步压缩到百元内。”郑昱阐述。
图片
目前的AR眼镜,可谓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郑昱介绍,“微软的Hololens和Magicleap加在一起每年十万的销量,只有Oculus Quest2的百分之一,目前的AR相当于2015年的VR。”
据外媒Upload VR报道,高通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在11月投资者日的一次直播中称:“Oculus Quest 2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000万台”。
至临资本投资副总裁陈粲表示:Oculus Quest的增长曲线和早期的iPhone有诸多相似之处,而Facebook的出货量预期,已经超过了iPhone 3G的市场表现。他认为这款产品的形态,已经真正达到了消费级产品的爆发临界点。
苹果公司乔布斯在世时,因为率先推出了iPhone智能手机,从此将全球带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能不能做出一款广泛成为元宇宙的入口级硬件设备,业界还是存在争议的。但Quest2的大卖在某种程度上回应了这种争议。
“他们已经默认了Quest和Pico neo3这两个产品就是iPhone1,未来人手一个VR就是这样,交互范式是这样,产品形式是这样,从iPhone到iPhone13几乎没区别,”张道宁阐述。
“头条收购Pico就是这个逻辑,字节内部在线教育没了,医疗的周期又很长,字节内部需要找新业务,成功的复制抖音的模式,VR这个赛道就是。Quest1卖了60万台,quest2卖了千万台,”一位熟悉这桩收购案的人士表示。
对于巨头们已经认定了路径,张道宁不觉得Quest就是iPhone,也不认为Quest系列就是终局。
“扎克伯格拍死了一体机以外的产品形态,PC相关的砍完了,Oculus Go没了,Oculus Rift没了,Oculus Gear直接停了。他觉得这些都没有意义,只留下了一体机的形态。用褒义词说这叫专注,但其实是一种选择和无视,非一体机以外的真的没有价值吗?”
张道宁分享了他特别认同的一个观点:世界上一个产业可能有两种路径,这个路径取决于产业最有power的那个人怎么想,因此扎克伯格定义了VR行业这条路怎么走,他定义的路径会成为主流,也会有一帮追随者。
“控制器永远不会消失,只不过它会做得更小、更轻、更方便。手势识别是一种有效的补充,未来的VR会有相当多样性的交互方式,可能是以配件的形式接入到庞大的系统中。”张道宁认为。
目前,NOLO已经做出了像戒指一样小的交互设备。张道宁笃信:巨头没有关注的领域就是创业公司的机会,“在战略上,我们并不怕Oculus quest,但是我们很敬畏它,它在投入上的确非常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谁能代表未来或许仍需要时间去验证。但有一点是确定,这一波元宇宙风口来袭,到底带来了什么变革。
风口带来了什么?
“上一轮热潮中,行业没有意识到当时的技术无法满足对VR的想象。”经纬中国投资经理于晓轶曾对媒体表示,当时大量底层模组和消费产品厂商都出现了融资困难,打击了投资人的预期。
“目前,这些问题都在逐步解决,和2015年和2016年那波热潮相比,3D化建模、空间感知和前沿显示技术已经得到了极大地改善,VR设备的体验因此才进入到可接受的范围。”于晓轶认为。
Facebook是在VR领域布局较早的大厂。自2014年,Facebook收购了Oculus VR之后,就一直将虚拟现实作为公司的重点研发方向看待。
早前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时,扎克伯格在财报会议上透露,仅VR研发部门就有可能导致公司年运营利润减少100亿美元,而公司明年未来还会在欧洲招聘1万名研发元宇宙的工程师。重金投入下,Oculus Quest系列头戴式VR一体机在解决算力、显示效果等早年VR设备问题的同时,同时也是第一次把VR入门设备的门槛降低到了300美元(约1917元人民币)以下。价格的降低,也成为quest2大卖的原因之一。
在国内,NOLO的6DoF追踪技术使得NOLO的产品价格在1000到2000元之间。张道宁说,“如果字节没有收购pico,我们明年的出货量一定超过pico。”2020年4月,Pico CEO 周宏伟接受36氪采访时提到,受疫情影响,期待2020年Pico neo 2能卖到5万台。
“元宇宙时代真正的基础设施从本质上来说是沉浸感,如果沉浸感不够、易用性不够、价格不够低,其他都是空中楼阁,没有办法真正做到最优”,事实也的确如此,quest2跨出了一大步,但目前仍不是最优,但把技术创新向前推进了一步。
“这一次热潮比2015年和2016年那波热潮好,相对来说,这一次更落地。在技术发展曲线上,上一波可能是偏概念性的,这一波偏落地。”郑昱认为。
人们关于AR眼镜所有的想象,在《蜘蛛侠:英雄远征》可窥一二。男主帕克从钢铁侠那里收到的AR眼镜,拥有纤细的镜腿和全透明的超薄镜片,其外形极致逼近普通眼镜。但是,它却能够在眼前展开强沉浸的全息图像,并结合手势追踪、声纹识别等技术进行肢体交互。
但现有的光学技术并不能实现电影中的体验。“硬件从底层要做的工作还非常多,AR眼镜应该像普通眼镜和墨镜一样,要美观也要酷,才能在日常生活中佩戴,才可能替代手机。目前离这个梦想保守估计至少还有十年的差距。”郑昱判断。
图片
灵犀微光早在去年和前年就已经收到了来自两家风向标式的全球大厂企业的光波导镜片订单。12月10日,灵犀微光发布旗下首个轻薄型AR眼镜参考机型阿拉丁Zero,基于灵犀微光自研的成熟可量产AW70s阵列光波导模组,将光机重量控制在10g,使得整机外观与市面上同类型产品相较而言更接近“普通眼镜”。
关于未来的挑战,郑昱认为,用现有的技术去做一款大家能接受的、有合理使用场景的AR眼镜,是摆在所有AR开发者面前的问题,在消费级,目前还是很难打开的。但是,在B端或C端精准切入一个应用场景,就可能得到AR眼镜的第一波红利。
“元宇宙能否真正爆发,还是要看用户能否得到新的体验,需求能否真正得到满足。”袁文达曾公开表示。如此看来,AR产品也好,VR产品也罢,如果要达到元宇宙所说的那种沉浸式的交互感,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在文后留言并点击“在看”,留言点赞第一名且60以上,获得一个月腾讯视频会员哦~(截止时间:下周一下午18:00)

上一篇:涉足元宇宙?Ozobot推出增强现实虚拟教育机器人MetaBot

下一篇:中国元宇宙峰会2021圆满落幕,刻画元宇宙世界轮廓

备案ICP编号  |   QQ:3569552836  |  地址: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  电话:131 574 12315  |  
Copyright © 2022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interverse.org.cn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